特稿:中国年轻人炒鞋风愈演愈烈 – 十大平台网_1

特稿:中国年轻人炒鞋风愈演愈烈 | 十大平台网

小敏的交易让她母亲觉得不可思议。对球鞋的认知,这名70后母亲还一直停留在实用与消耗品的层面,“没想到现在可以这样玩了”。

薛寓宇认为,从经济学角度看,市场供给和需求会对价格产生影响,而球鞋交易也有其规则,须经过分析。并非某个品牌就一定会火,也不是商品稀有就一定有价值。

球鞋的收藏功能被放大,背后无疑是巨大的利润空间。美国球鞋转售平台Stock X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,相比发售价的二级市场价格,耐克旗下的AJ、耐克、阿迪达斯三大品牌分别溢价59%、58%、25%。

在中国一二线城市,限量新鞋发售时,经常可以看到大批人群在商店门前通宵排队抢鞋的情形,甚至不惜为此大打出手。这些人当中有真正的球鞋爱好者,但更多是希望通过倒卖球鞋赚上一把的黄牛。

新加坡潮牌交易平台Novelship创始人之一薛寓宇(Chris Xue)接受《十大平台》采访时分析,中国当下的球鞋热潮,其实10几年前便已埋下伏笔,购买潮流球鞋或炒鞋的人群,年龄大多在20岁至30多岁。这群人起初开始接触篮球文化,随着中国消费能力提升,科技、物流不断发展,追随球鞋文化也变得可能。

几个月前,19岁的佛山女孩小敏在一个社交平台上被幸运抽中,获得以1800元(人民币,下同,347新元)价格购入一款阿迪达斯Yeezy球鞋的资格。到手两周后,小敏在微信朋友圈以2900元的价格将鞋子转手卖出。这是她第一次试水球鞋交易,收获逾千元的进账。

对于不断飙升的炒鞋热度,央行上海分行上月发出风险警示称,目前国内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,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,杠杆资金入场助长了金融风险,平台一旦“跑路”,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在一些球鞋二手交易市场软件里,鞋子价格有K线图,类似股票交易,高低涨落一目了然。部分平台还有寄存功能,经鉴定真伪后,把鞋子存放在平台仓库,只须转让鞋子的所有权,就可击鼓传花,实现利润获取,需要实物时,用户再向平台召回,便可直接从仓库发货给买家。

“老年人炒股,中年人炒币,年轻人炒鞋,总有个坑适合你。”这句网络调侃段子的背后,是球鞋在中国疯狂热炒的现状。从原本的小众圈子,球鞋近年逐渐走向大众消费领域,成为当代青年街头潮流的主流。在品牌商、转售平台共同推波助澜下,炒卖鞋子俨然成为一门生意,一双原价1000多元的球鞋,很可能因为市场因素在短时间内价格翻了数倍,甚至出现期货化:鞋子尚未上市发售,价格就已偏离正常轨道,在一些平台被炒至数倍高价。

多家球鞋交易平台做出调整,试图削弱球鞋买卖的金融功能。斗牛9月底发出告示称,为了遏制炒鞋,帮助理性消费,该平台下架主动寄存功能,并整顿涨跌幅、比价功能等。

电商交易平台助推 潮流球鞋热度上升

他也认为,目前潮鞋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如日中天,而且很有可能继续向上,但如果参与交易的人当中,绝大部分都不会去穿自己购买的鞋子,那么这个泡沫很可能会有破碎的一天。

像小敏这样的普通消费者,也能凭借一点运气在这个市场里获利,更何况场外手握巨资的玩家。多家球鞋交易平台崛起,《北京商报》称,今年4月底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的中国球鞋交易平台“毒”,最新估值已达10亿美元(14亿新元),成为中国头号“鞋贩子”。

潮流球鞋在中国市场的热度为何一再上升?《中国青年报》引述一份名为《2019年中国球鞋文化市场现状及潮流品牌分析报告》指出,在球鞋电商交易平台助推下,松散的球鞋交易市场被集中化与规范化,球鞋的收藏价值、炫耀价值、交易价值被逐一激发,使得球鞋成为一种“社交货币”。